:::
議員公告
北市淪兒童墳場 每天新增五個高風險家庭!
日期:2018-04-19    
潘懷宗議員研究室新聞稿
北市淪兒童墳場 每天新增五個高風險家庭!
潘懷宗建議建置高風險家庭資料庫

 

台灣的新生兒愈來愈少,但兒虐案件卻頻傳不斷。從去年的雲林殺子案、邱姓女童案,到近期的保母虐嬰案,一樁樁兒虐案件讓社會震驚,根據衛福部統計,平均每3天就有一個孩子來不及長大,每天都有孩子被打到進加護病房。
臺北市議員潘懷宗指出,依照社會局社會工作科統計,臺北市近四年兒少高風險家庭通報件數居高不下,104年1339件、105年1751件、106年1700件、107年1至3月底止共有397件;換言之,在臺北市每天就新增五個「高風險家庭」,而其中又以萬華區847件、文山區818件、士林區773件、北投區570件及中山區537件,為高風險家庭前五大通報熱區,令他相當震驚!

表格一:北市近四年兒少高風險家庭通報案件數
年度 104 105 106 107
1月至3月
新增通報案數 1339 1751 1700 397
 
資料來源:社會工作科

潘懷宗進一步分析台北市高風險家庭通報案件類型。依照內政部兒童局於98年11月24日修訂「推動高風險家庭關懷輔導處遇實施計畫」,其通報服務對象主要具符合下列六大指標 之一,致影響兒童少年食、衣、住、行、育、醫等生活照顧困難者:
1.家庭成員關係紊亂或家庭衝突
2.主要照顧者罹患精神疾病、酒癮、藥癮並未(持續)就醫者
3.主要照顧者為自殺風險個案
4.因貧困、單親、隔代教養或有其他不利因素
5.非自願性失業或重複失業者 6.負擔家計者死亡、出走、重病或入獄服刑

潘懷宗發現,在臺北市近四年的通報案件中,以「貧困單親隔代教養」為構成高風險家庭的主因,且通報率年年升高。潘懷宗提到,承接113保護專線服務的台灣世界展望會董事長龔天行就指出,經濟弱勢是造成虐兒的主因之一,其中高風險家庭更是發生虐兒的潛在環境,因為高風險家庭幾乎都是經濟弱勢族群,只要經濟持續不好,虐兒發生率就愈高。
另一個通報件數也逐年提升的是「家庭關係紊亂」,如2歲男童王昊虐死事件,就是母親同居人及其友人所為,他們不耐孩子哭鬧,20多天期間用燒紅鐵釘燙腳底、鐵鎚打身體、拔指甲等方式虐待,還輪流灌安非他命、海洛因等毒品,造成王昊死亡。
第三是健康問題,「家人有精神疾病或藥酒癮」分別佔約兩成多,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研究顯示,父母有酒精或藥物濫用行為,是兒虐及疏忽案件三大風險因子之一。這些有藥、酒癮的施暴型父母多數無固定工作,導致孩子三餐不繼。加上吸毒、喝酒後常失去理智,碰到孩子哭鬧,會以激烈方式制止,許多幼兒只會哭鬧,施虐者就愈打愈重,導致死亡。

表格二:臺北市近四年高風險家庭之構成因素比例(因素複選)
    風險
      因素
年度
貧困、單親、隔代教養 家庭關係紊亂 家人有精神疾病或藥、酒癮 家人死亡、出走、重病、入獄 自殺 失業 合計
104 554 375 364 189 118 70 1670
105 844 498 399 160 114 64 2079
106 889 490 444 146 129 56 2154
107 86 50 38 19 20 4 217
總計 2857 1717 1510 660 505 256 7505
比例 38.07% 22.88% 20.12% 8.79% 6.73% 3.41% 100%
資料來源:社會工作科

潘懷宗提到,目前北市對於高風險家庭的處理模式,仍停留在中央法規基本規範 (兒少權益保障法54條、兒少高風險家庭通報協助辦法第3條)以社會局為個案通報入口,而新北市在100年就設置如同「北市道管中心」般的統整入口--「高風險家庭服務管理中心」及「高風險家庭安全網資訊系統」,他認為更能有效處理個案。潘懷宗指出,新北市政府建立安全網資訊系統,運用大數據 針對「高風險家庭」進行分析控管,已成功發現不少兒虐個案,但台北市如今還在狀況外,往往都在事發後才被動地處理個案,難收預防之效!
潘懷宗舉例,雲林殺子案中的三名兒少因父母頻繁遷徙於各縣市之間躲避政府單位,就是一個典型的「孤鳥家庭」 (高隔離家庭),它是社會安全網最後一塊漏洞,因為這類家庭的孩子通常遭家長限制出戶,以致現有的監督體系失去警覺 ,因此均無相關通報紀錄,錯失政府單位介入協助的機會,顯示高風險家庭「被動等待通報」的機制,對於蓄意躲避造成孩子孤立無援的家庭恐無法有效介入。後來新北ㄧ名社工科股長透過大數據分析比對,得出高風險家庭中危險因子間的關係,有了更清楚的風險家庭圖像,從追查ㄧ失蹤兒童開始,到後來竟意外偵破「雲林殺3子案」,預防單位由「被動」化為「主動」出擊。
此外,潘懷宗認為,要成功阻止兒虐事件除了第一線社工要有「經驗」,相應的「後勤資源及科學的分析」也要跟上;他進一步解釋:對社工來說,可能只關注到單一經濟因子,以為經濟穩定後其他就沒事,但可能其他的因子是升高的,若能透過資料庫數據分析,評估整體的服務是否應被提高,對於目前短缺的社工人力會有較好的幫助效益。像是新北透過「高風險家庭」燈號管理系統發現,有高達15%原列「高風險家庭」的兒少,可能因為導致高風險的6大因子沒有被很好地處理掉,或家庭又產生新的高風險因子,使其再次進入政府的關懷名單中,成了高風險家庭的「回頭客」。另外,系統也分析出,有高達18%的高風險家庭兒少,會進入更加嚴峻的「家暴家庭」,相當於每100個通報為高風險家庭列表中的兒少,就有18人會受到家暴,比率相當高!
另外,潘懷宗並指出,從源頭遏止方面來看,依據北市社會局資料顯示,兒少凡有「就學」,就會降低進入高風險家庭的機會,兒少進入校園又通報為高風險家庭者,從104年的31.07%,降到106年的27.29%,換言之,兒少只要進入學校,透過學校老師的安全關注,被通報為「高風險家庭」的比率就會大大降低。

表格三:北市近四年教育單位通報知校園內兒少高風險家庭案件比例

 
年度 全年度通
報案件數
教育單位
通報件數
比例
104 1339 416 31.07%
105 1751 492 28.10%
106 1700 464 27.29%
107年1-3月 397 130 32.75%
資料來源:社會工作科

但從另一方面也可預見,若沒有進入幼教與托育體系,這些孩子的風險是更高的,更值得花更多時間,如果家庭又呈現高隔離狀態,就會是沒有人知道的情況。兒少安全網,卻也突顯你我身邊的高風險家庭其實不少,只是過往沒有透過機制被篩出,自然成為黑數,當黑數浮出檯面後,面對客觀事實之餘,如何有效地將一個又一個的風險家庭導正,就是政府應最關鍵的下一步,因為關係到下一代的安全。
潘懷宗批評,新北市政府自101年起,就有系統地積累高風險家庭大數據,至今已有7萬多件重複通報案數、147萬筆通報資訊,而臺北市已經輸在起跑點,應該要盡快迎頭趕上,否則面對社工人力吃緊如何,要達到資源的有效對接!? 

 
臺北市議員 潘懷宗 議員研究室
上版日期:2018-04-19